关于怀念我的同桌文章

抱着一束野菊花来到山上,来到那座不起眼坟前。旁边杂草不多,稍作清理,坟显得更冷清。她生前一贯整洁,我小心翼翼将野菊花放到坟前。怀着沉重的心情,一下,两下…….默默鞠躬。面对冷清的坟,百感交织,不觉潸然泪下。一座孤单的坟,一颗牵挂的心,勾起不算太远的童年往事。

huailiantongzhuo

在我能记事的时候,我的世界里就有她,她的世界里就有我。后来听大人说,我们两个打从两岁就在一起玩,是最好的玩伴。太早的情景已记不起,比较清晰记得的是我们两个一人一个波板糖,你舔舔我的,我舔舔你的,弄的满脸粘糊糊,像偷吃没有抹嘴的小花猫。大一点的时候,就一起玩“过家家”游戏,一人扮男孩,一人扮女孩。有时拿来凳子做我们两人的小宝宝。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,我们哭着被抓进幼儿园,熟悉那里的环境后,肆无忌惮的疯玩捣蛋……..。在我的记忆中我们从来没有打架,合起来和其他小朋友打架倒是有过的。我们也从来不会争玩具,要说争过什么,就数争着给大人抱了。

 

大一点,我们由幼儿园到了小学的校园,那里有更多的同学。有些调皮的同学,见她瘦瘦弱弱围着她笑嘻嘻说,瘦的像猴子,瘦猴、瘦猴。她生气的说“我才不是瘦猴,我叫张筱筱。”调皮的同学见老师走来,做着五花八门的鬼脸跑开了。她撅着嘴,回到座位。我靠过去说“今天放学后我们去那里玩?”她拿起粉笔在书桌上画下一条线,说“再也不理我了,谁叫我不帮她说清楚她不是瘦猴。”我说“以后我帮你骂他们,他们这么坏,我们不要和他们玩。”她笑了,我也跟着笑了。擦去书桌的线,拉起我的手说要拉钩为算,“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。”放学路上,调皮的男孩一路逗她,“瘦猴,瘦猴。”我站出来,说“瘦猴的爸爸很厉害的,小心她回去告诉她爸爸。”也许,小孩子是最怕大人的,他们不敢再放肆。我轻声对她说“瘦猴,这个外号挺好听啊。要不以后就叫你瘦猴吧?”她睁大眼睛说“真的好听吗?”我点点头,她说“那好吧,以后就叫瘦猴。”

 

我们家离的很近,两人常到对方家玩,对我而言瘦猴家就是我家。累了,我就在瘦猴家睡,每次睡觉,起初是同个方向的,瘦猴一百八十度转弯,她的脚到了我嘴巴这边。有次,做梦梦见咬着大大的鸡腿,我狠狠咬下去,瘦猴“啊”了一声,跳起来,醒来后才发现那是瘦猴的脚,瘦猴的脚留下五个牙印。瘦猴哭着说“以后都不要我一起睡了。”
瘦猴喜欢野菊花,每次去后山采摘她都会叫上我,摘来的野菊花扎成一小扎好看极了,每朵绽放的野菊花都像瘦猴笑开的小脸。累了,找个地方坐下来,聊很多话题。瘦猴说“以后长大要把这片山全都种上野菊花,以后就可以摘好多好多……. 。”

 

我家门前的小河是我们的乐园,摸到河里抓虾。在河里打水仗,将水波到瘦猴身上,瘦猴将水波回到我身上,玩的不亦乐乎。到了晚上临睡前才想起功课还没有做,累的躺在床上,我想明天找瘦猴帮我做就可以了,呼呼睡着了。瘦猴也是这样想的,明天找我帮她做。到了明天,我们两个都没有做。老师罚我们留堂,直到写完为止。那时候我们被罚留堂一样开心,一时偷笑,一时拉拉对方的头发,一时踢踢对方。闹过之后我们还是会很认真把它写完。

 

上了五年级,我们更好了,一起上课,一起下课。晚上,不是她跑来我家,就是我跑到她家做作业,有时,因为不同观点争得面红耳赤。我们一起学习,一起讨论,一起进步。当站在领奖台那一刻,我们相视一笑。

 

五年级的夏天,我家门前的龙眼依旧结满枝头。令人垂涎欲滴的龙眼,让人忍不住多望几眼。我跃跃欲试想爬上去摘下几个尝尝,正想爬上去,瘦猴拦住我说“危险,要不得。”看着树上的龙眼,真想摘下几个尝尝啊。瘦猴看看我说 “我来吧。”说着,模仿男孩子摇摇晃晃爬上去,刚要伸手去摘,一不小心就从树上掉下来,不一会儿,她的嘴角流出丝丝鲜血,着急叫来瘦猴爸爸,瘦猴爸爸匆忙抱着瘦猴往医院奔去。

 

时间似乎变得漫长,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。心中叨念,各路神仙快快显灵保佑瘦猴。第二天早上,有人沸沸扬扬说“有个女孩昨天摘龙眼摔下来,送去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了。”我冲出去,不可能的,不可能是瘦猴的。来到瘦猴家门口放着一口棺材。一下子觉得山崩地裂,天也似乎变成黑色。离棺材仅几步之遥,我的脚好像上稳了螺丝,怎么走都走不过去,脚下有千万斤重。瘦猴爸在门口瘫坐,手里燃着让人迷离的香烟。瘦猴妈发疯哭着。瘦猴奶奶眼泪汪汪往下流,眼睛肿的像个包。

 

在棺材旁,地下铺张席子,瘦猴安静的躺着,换上新的衣服,头发梳理的整齐。正想伸过手拉瘦猴,妈妈冲过来一把把我拉走, 然后把我关在房里。我哭着,喊着,要见瘦猴。妈妈叹了口气说“瘦猴爸妈白头人送黑头人已经够伤心了你这孩子就不要过去添乱了,乖乖在家里呆着,妈吗过去看看有什么帮得上忙的” 妈妈出去了。不知是什么时候,我哭着睡着了。梦里我梦见和瘦猴一起上学,一起讨论学习上的难题。我们站上领奖台的那刻,我和瘦猴又笑了,那样开心………。

 

第二天凌晨,一阵阵哭声把我惊醒。哭声中掺着几声“孩子一路走好…..。”我冲过去拉门,门给妈妈锁住了。我大声喊着“放我出去,
我要去送瘦猴…..。”妈妈没有理会我,我倒在地上,竭尽全力嘶喊“瘦猴,瘦猴。”不行,我一定要出去送瘦猴。我用力推开窗,跳了出去。瘦猴,等我。我冲着跑向山,不知是天未亮还是眼泪模糊了我的双眼,前面的路我似乎看不清。多想通向山的路几天几夜都走不完,多想瘦猴滔滔不绝和我说说话。本是炎热夏天,我却感到很冷很冷,冷得边跑边发抖。一路尾随来到后山,远远的,看见他们将瘦猴埋在那里。直到送葬的人离去,我冲过去,恨不得将压在瘦猴身上的泥土扒开,叫醒她。我大声呼喊“瘦猴,瘦猴。”直到声嘶力竭…….不知过了多久,我觉得迷迷糊糊,跟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…….

 

等到我醒来的时候,发觉自己躺在陌生的床上,穿白袍的姑娘正从我的手上替我拔出打点滴的针头,我焦急的问“我怎么会在这里?”她和蔼的说“你醒了就好,别紧张,你是发高烧晕倒了给送进医院的,现在没事了,你好好歇着,我去叫医生来。”一会儿,医生进来了,翻开我的眼皮认真查看一下,又用听筒探查了一番,满意的点点头,告诉那位姑娘,“病人已经没有大问题,你通知病人家属吧 ”等医生和那个姑娘出去后,我感到很困,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等到再次醒来,发现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,妈妈紧紧的抱着我,妈妈没有说话,我发现我的头发湿了,我知道妈妈在哭。许久,妈妈轻声的好像是对我说,又像是自言自语“乖……多乖的孩子啊……清明,清明那天,妈妈陪你去,去看那孩子…….”妈妈哽咽了。

 

十年过去了,每年去看瘦猴,我的心还是当年的痛,我眼中那座坟似乎永远是座新坟。每次离开都不忍心再回头看,孤孤单单的坟,冷冷清清的山。唯一和瘦猴为伴的只有每年这束野菊花。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钱包扫描赞助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