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家的一番感悟文章

家是黑夜里的一盏灯,无论你走多远,它都照耀着你的前方;家是泛黄的一封信,无论你贵贱如何,它都把你深深地召唤;家是风浪里的港湾,无论你多么的疲倦,它都随时为你停泊靠岸。

jaideganwuwenzhang

人们常说陕西人恋家,无论身在何处,每逢春节,总要长途跋涉回家过年。做为他们中的一员,我也不例外。我在省城打工,从上一个春节到这个年底也不曾回家。家就这样在一年的岁月里轮廓变淡,牵挂变浓。终于在三百六十五天的量变里,达到了年底回家质的飞跃。也许在这种时刻人才能明白归心似箭的道理。

 

在购置了年货以后,我坐上了回家的车,这种感觉真的很舒服。尽管在即将过去的一年里,我出差坐过无数趟车,但却没有半点惬意。因为我要去陌生的地方和陌生的人去打交道,而且归来时还要有成交的单子,这不是谁给我的任务,因为我而就是赖依这些单子所产生的效益存活。现在我坐在这趟车是回家而不是出差,往日里出差的一切顾虑在如今已荡然无存了。我想这次回家是一次精神的放松,也需要为浮躁的灵魂找一方片刻的安宁。家在朦胧的感觉里既是客观存在的实体也是灵魂皤依的伊甸园。

 

大概两个多小时的车程,我终于回到了阔别一年的家,回到了去年仅住十余天的新房。突然感觉结婚才刚过几天,然而风尘仆仆的倦意告诉我,结婚已经一年了。母亲已提前一星期给我们把炕烧热乎了,父亲也在我回家的前一天给我们把炉子生起,家里该置办的年货也已基本弄好。我就把一年来那份孝敬化做的新衣裳送给了二老,从他们甜蜜的笑容里我看到人世间最美丽,最纯洁,最开心的笑容,可我内心的那份亏欠不是小小的几件新衣裳所能表达。我们每年都是在最清闲的时候离家,又是在最清闲的时候回家,而中间最漫长忙碌的日子却全给了二老。看着他们的年迈和见到我们的欢喜,我真的说不上是一种什么滋味,也许是涩涩的甜吧,好象还不是,不过它绝不是一种纯正的味道,而是很多味道的搅和。此时,我又想起了一句古语:风欲静而林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。

 

在家的几天里,母亲总是一早就做好了饭,父亲也是什么也不让我们做,我们呢每天起来把饭一吃,然后就去亲朋家去坐坐,去耳闻他们一年里的一些变化和乡村的一些变化。晚上母亲又把炕给我们烧热,我们要自己烧,母亲总说:一年没回来了,到邻居亲朋家多坐坐,你们回来就几天时间,就尽情地玩吧,在外面也经常是个忙。其它事有我和你爸张罗就足够了,我又是一通无言。

 

我们在外面,冬天就用电热毯把被窝烘暖和,等睡觉的时候就把它关掉了。母亲还是给我们烧炕,我们好几次说不用烧,晚上太热。母亲说:窑洞里一年没住人了,寒气大。而我们在家盖得都是去年才盖过几次的新棉花被褥,一点也不冷。刚回来还有点不适应这么暖的温度,或许还更是年轻人的火气大,所以每天起床感觉喉咙干燥的很,至于那份母爱我们是无法拒绝的。于是热炕我们晚上都不睡,睡在窑洞里我们结婚时买来还没睡几次的新床上。

 

是呀,这就是家。一种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情,一种不管你长多大依然为你敞开大门的地方,一种不管你是丈夫还是父亲,却依然把你当孩子的地方,一种不管你是位第人臣,还是一介布衣,都把你牵挂的地方。家,一个温暖的地方,一个可以安慰灵魂的地方,一个让你在困境时拥有动力的地方,一个让你可以避护风寒的地方,一个让你念念不忘而又肃然起敬的地方。一个可以盛放酸甜苦辣的味剂盒,一个可以让你终身品味不已的地方,家!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钱包扫描赞助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!